银屏街:寄托老合肥乡愁的地方

发布时间:2019-12-02 09:37 作者:项磊 任成  来源:瑶海报 浏览次数:

编者按:地名,是一座城市不可磨灭的印记,每一个地名的背后都蕴藏着一段故事。为更好地保护和传承历史地名,2019年,合肥市社科联组织各县市区编撰《有趣的合肥地名》一书,现《瑶海》报推出专栏进行系列报道,带您走进瑶海的每个角落,聆听一段有趣的故事,品读瑶海浓郁的文化气息。

爱尔兰诗人叶芝的诗歌《当你老了》中如是说,“当你老了,头发花白,睡意沉沉,倦坐在炉边,取下这本书来,慢慢读着,追梦当年的眼神,你那柔美的神采与深幽的晕影。”故乡啊,就是这本刻录乡愁的书。

时光荏苒,沧海桑田,当一座城市拔地而起时,那些刻录时光的老街却逐渐成为记忆,活在城市故事中,银屏街就是其中之一。 银屏街紧邻南淝河,东起明光路,西至淝滨路,古称淮浦巷,是庐阳八景之一“淮浦春融”的所在地。

淮浦巷位于板桥河入南淝河的河口处,古时有一处淮浦渡。五代十国时期,吴王杨行密占据了淮河以南和长江以东的大片领土,开创了杨氏吴国。“他经常乘船顺着板桥河来到淮浦巷,为合肥留下一道美食吴山贡鹅,他的女儿百花公主则留下‘百花井’‘花园街’‘小花园’等地名。”

明清时期,淮浦巷逐渐形成一座渡口集市,每逢赶集的日子,商贩们趁天还没亮就早早赶到这里。淮浦巷人气越来越旺,更多人来此逛街游玩。特别是春天的时候,合肥人喜欢来到淮浦渡一带游赏,官吏文人到金斗驿聚会风雅,寻常百姓到淮浦巷赶集喝茶。

淮浦春融渐渐成了古庐州八景之一,《八景说》记载:“柳丝花片,春光动也;轻烟碧浪,春水生也;香车宝串,春人游也;故春不在城中而在水际也。”

成为古庐州八景之一后,淮浦巷的名气更大了,人气也更旺了。很多合肥的历史名人都在这里留下印记,名气最大的就是李鸿章。1843年,李鸿章被庐州府学选为入国子监学习的优贡生。当时在北京的父亲李文安,催促李鸿章进京准备次年的科举。离开故乡前,李鸿章来到淮浦巷,面对庐州美景,不禁挥毫泼墨。

李鸿章写道:“一肩行李又吟囊,检点诗书喜欲狂。帆影波痕淮浦月,马蹄草色蓟门霜。故人共赠王祥剑,荆女同持陆贾装;自愧长安居不易,翻教食指累高堂。”意思是首次离开故乡,奔赴京城,在满天霜华的季节,到达地处华北平原的蓟门。亲朋好友馈赠饯行,但发现京中家庭经济拮据时,惆怅抑郁之情又油然而生。银屏巷有一座淮浦亭,亭子四面的立柱上,分别悬挂着这四句诗词。

762米长的银屏街分为三段,第一段就是淮浦春融。这里有座一座老茶馆。据了解,旧时合肥人有结伴到茶馆喝茶的习俗,文人墨客在此高谈阔论,老百姓在此谈天说地,发生纠纷的双方,也喜欢来到茶馆谈判和解,请其他茶客主持公道,最后由理亏的一方支付茶钱,赔礼道歉握手言和。

清朝道光年间,合肥“城东七子”也经常来到淮浦巷,在这里的茶馆品茗赋诗。清朝同治年间,茶馆又迎来“庐州三怪”,在此嬉笑怒骂留下诗篇。其中,“城东七子”之一的蔡邦甸是李鸿章的老师。后来,李鸿章接老师进京,留下一段尊师重教的佳话。现在的银屏街,专门设置了十块地砖,分别刻有“城东七子”和“庐州三怪”的诗词,游客可以一边品茗,一边品读前人的诗句。

银屏街上还有一个“状元古井”,传说是北宋状元杨寘的宅院古井。当时,失去丈夫的杨母生活窘迫,在淮浦巷含辛茹苦将两个儿子抚养长大。哥哥杨察考中榜眼,后来成为宰相晏殊的女婿。弟弟杨寘连中三元,高中状元。不久后,母亲病逝,杨寘回乡奔丧,看着宅院里的古井,回忆母亲教育兄弟二人读书的场景,悲伤过度一病不起,最终撒手人寰,年仅30岁,宋仁宗特为降旨抚恤。现在,来到银屏街,也能在老井旁感受杨寘的孝子情怀。

如今的银屏街,从故事中走进了寻常百姓家,从西段的淮浦春融、到充满民国小资情调的巷陌芳踪,我们终于来到了现代都市风情的“都市花雨”段落。

“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”。当寻觅乡愁时,还能情有可依,何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。关于这条老街,说故事的人已然老矣,听故事的人还能懂得,也算得是一种传承吧。

,